中国商朝末代君主——帝辛真的是暴君吗?

    中华殷氏网 2009年1月27日 殷网根


        商纣王是中国古代暴君的典型,似乎已成定案。近年来,以暴君纣王为趣材的文学作品和电视剧纷出,影响更广。史实果真如此吗?尚难下定论;历来评价纣王,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
        一,暴君说。此说始于战国,流传至今。《史记•殷本纪》谓纣王“重刑辟,有炮格(烙)之法”;“九侯女不薏淫,:纣怒,杀之”;“脯鄂侯尸,“剖比干,,现其心”。自是之后,历代史家官暴君必数夏桀、商纣。魏晋时代,纣为暴君说仍流传,并出现许多离奇的情节。当时出笼而伪托西周太公望所作的兵书《六韬》和皇甫谧撰的《帝王世纪》,将暴君商纣王化为杀人成癖、嗜血成性、以炮烙之刑为乐的恶魔。至北魏郦道元为《水经》作注,又增益新的说法。西晋永嘉之乱,《今文尚书》荡然无存,至南朝梁武帝时,出现汉代孔安国所注《孔传古文尚书》,又为暴君说增添所谓商周时代的文献依据。然而,真正商周史料《今文尚书》之《商书》、《周书》诸篇中,均未见商纣王失道失国的罪状,也无焚炙忠良、滥杀无辜、嗜血成性之类记载。 
        二,非暴君说。早在二千余年前,孔门弟子子贡就曾指出,纣的罪行并不像史书所言那样厉害,只是后人把罪行都推在纣的身上而致。清朝李慈铭也言,纣王的显著罪行,如杀比干、囚箕子、宠妲己、偏信崇优、拘押文王等,比起后世的暴君来,还算不得罪恶深重。近人顾颉刚更撰《纣恶七十事发生的次第》,指出现在传说的纣恶,是层累积叠地发展的,时代愈后,纣罪愈多,也愈不可信。到1960年,郭沫若在《新建设》撰文《替殷纣王翻案》,以为纣王其实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他对古代中国的领土开拓有其贡献,所谓“纣克东夷”,就是开拓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西周正是乘“纣克东夷”的机会东进灭商的。最近王慎行在《纣为暴君说献疑》一文中,对暴君说再次提出质疑,指出战国秦汉时人,因纣之世近,且纣恶之事传之较详,故以纣之恶比附桀者必多,以桀之恶比附纣者必少,此乃附会之由也。

        开疆辟土,杀伐之道视为贪婪,暴君常为?敢问秦始皇一统六合是错误?汉武唐宗的开疆阔土也是暴君所为罗?东夷臣服华夏,山东东部,淮河流域以及长江以北的入我华夏版图商纣功不可没。正是因为商军主力都在淮河流域征战才给了西周可乘之机,牧野倒戈是事出有因,因为牧野的商军是临时拼凑,都是些囚犯苦力的奴隶,既无战斗力也无军队素养更无国家认同感,倒戈也不足为奇。 如果不是我们先人前赴后继的开疆阔土,何来我如今的泱泱中华。如果因为不忍杀伐,将开疆视为贪婪,那么我华夏一脉现在就是没有被灭种亡国也差不多了。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你不开疆就会被别人吞并,商纣诚然算不上什么明君,可也不应该被说得一无是处。功绩是不应该被抹煞的。
        说到史官记载,确实越古的史官操守越强,可史官如果不知真相呢,那么他说得也未必就尽然吧。我不怀疑他们的品格,但我怀疑他们的记载某些历史的真实性。请问中国历史的史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最早的史官产生时具商纣王那个时代有多远?而史官开始记载那段历史的时候距那个时代又有多远?就以你引用的史记来说,二十四史第一史,可司马迁那时离商纣王也有一千几百年了,他的记录也多取自民间传说,未必就很准吧.

        纵观先秦兴亡,鲜有君主贤明而亡国的事例,即使是强凌弱也还要寻衅一番,何况以诸侯谋君王。而春秋桓文称霸也不过为他国立主,而不是绝其祀,占其地。应该说当时人们还没有攻有道之君的观念。 
        而殷在其漫长统治时期里出现过多次诸侯不朝的局面,而往往又有明主修政而殷道复兴。不过自帝武丁殷兴后八传至辛,始终是一个衰败的过程;其中纣王的曾祖帝武乙“囊血射天”被雷劈死了。至于帝辛所谓才思敏捷,力大过人的记载并不能证明能力强,史记云“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应该是一个刚愎自用的根据。所谓开疆辟土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杀伐之道,贪婪无已也是暴君常为。牧野反戈应该是事出有因。
        至于言及刑罚,诚然车裂等酷刑后事常见,不过滥用刑罚在当时就是暴君的特点,何况炮烙? 
        对于以上那些“成王败寇”的观点,我认为那时的太史官们应该是比较有职业操守的。至于记载,应该是越老越信,不过可查的史料太少。


分享按钮>> 中华民族的姓氏之根在中原 柯贵善
>>对殷民栋先生回复我的新春祝福手机短信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