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殷氏名人—殷标烈士传奇人生

    中华殷氏网 2011年1月21日 殷谦文


       引 子

       在我的故乡临湘市白羊田镇方山村,他是一个传奇:土匪?革命志士?大无畏的共产党人?在风雨如晦的年代,他曾长期得不到家乡人的理解。关于他的生平,一度被附加了很多的版本:游击司令、特务、红军战士……其中,权威的是1981年县民政局编撰的《湖南省临湘县革命烈士英名录》,名录第38页中记载:殷标,男,1904年出生,1930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在临湘县詹家桥作战时牺牲,时任职务为红军湘北独立团一中队特务长。(相关链接:1931年1月,中共湘北特委将湘北游击队和平江游击队及红军独立一师一部分合编,组建中国工农红军湘北独立团,有千余人枪,团长邱训民,政委李梓良。5月,编入红十六军。)

       一、寻 路

       殷标,又名殷应成,1904年3月5日,出生在临湘县白羊田方山洞殷家组一户贫苦农民家里,全家六口人,仅有山地六分。父亲殷宝贵领着一家人勤耕苦做,累断筋骨,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餐。

       殷标八岁时,父母含辛茹苦,节衣缩食省下一点钱,勉强让他读上了私塾,小殷标读书十分刻苦,两年后,学业长进很大。正当他求知日趋旺盛时,家境愈加贫困,只好辍学。十岁时,殷标打柴看牛顶得上半个劳力。长年累月的劳动,把他磨炼成一个强健的小伙子,他十七岁时能肩挑二百多斤。于是,跟着父兄当了挑脚夫,常常挑着二百余斤的重担奔波在岳(阳)、临(湘)两县的高山峻岭和大街小巷里。由于苛捐杂税如虎,尽管殷标风餐宿露,肩膀磨破,仍旧无法摆脱穷困。他体会到单凭力大挑担难以解决家庭现状,想到了当兵。1925年,殷标和同村青年廖哲(革命烈士)、廖海云等人就在白羊田方山洞廖鹏的团防局里当上了团丁。

       谁知,凤凰落进了乌鸦窝。团防局实际上是明团暗匪,局长廖鹏是条地头蛇,胡作非为,鱼肉百姓,广大人民切齿痛恨。殷标原想在此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化为乌有。

       殷标为人爽直、正派、仗义,在团防局威信很高。许多团丁在他的影响下有所觉悟,有的将抢来的东西送还原主,有的收敛了土匪习气。如果有人胆大包天,为虎作伥,只要殷标知道了,总要寻找机会,借人家的拳头狠揍他一顿。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方山洞团防局积极策应县团防局反水,疯狂地屠杀共产党员及农协会干部。殷标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悔恨自己走错了路,朝思暮想,离开团防局,寻找一条光明之路。

       二、蜕 变

       机会终于来了。1928年下半年,廖海云出差到湖北省监利县朱河镇,与当地红军地下工作者张飞舞(化名张嘴巴)偶然取得了联系。张飞舞见廖年纪轻,有志向,就用自己参加革命的经历开导他,用革命的理想启发他。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后,廖海云的思想大为震动,但仍举棋不定,临别时只说了句“让我回去与几个要好的伙伴商妥后,再行回复。”

       同年冬天,张飞舞带领三十多个地下工作者从(长)江北潜到方山洞一带,悄悄与向往革命的殷标、廖哲、廖海云建立了联系。一个难忘的星月夜,在山洞里,殷标等三人通过张飞舞谆谆教诲,看到了穷人的曙光,明白了“穷人只有跟着穷人的队伍才有出路”的道理。当晚,殷标等就要求参加红军,张答复了他们的要求,并笑着说:“为了斗争的需要,现在你们还不能脱离挨户团(“马日事变”后团防局更名为挨户团)”。接着,张飞舞为他们部署了一个开展地下工作的方案。

       年底,殷标所在的一个分队,由一名挨户团心腹分队长带领到贺畈执行任务。黄昏时,在云山附近突然听到一阵激烈的枪声,子弹呼啸而来。那个分队长挥舞着手枪,声嘶力竭地指挥着慌成一团的团丁们,缩进矮树丛中负隅顽抗。混乱时,殷标三人暗暗地举起他们的枪,各自对准早已商定的目标,“砰!砰!砰!”三声枪响,分队长和另外两名团丁同时倒地见阎王去了。“树倒猢狲散”,团丁们看到头目毙命,纷纷夺路逃窜。这时,殷标跃出草丛,振臂一呼:“弟兄们,我现在代替分队长,为他报仇,有种的,跟我冲!”在殷标的指挥下,“敌人”被赶跑了。回到团部,廖哲、廖海云等把殷标勇敢击退“敌人”的战绩大势渲染了一番,团丁们蒙在鼓里也把殷标临危不惧的情形,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通。队长廖鹏对殷标大加赞赏,并委任他为分队长。从此,廖鹏将殷标作为心腹。殷标“谢”过廖队长,望着廖哲二人会心地笑了。原来,这是张飞舞同他们早已商定的“双簧计”。殷标取得了廖鹏的信任,在挨户团威信更高了。

       三、担 当

       1929年,红军开到壁山(湘北革命老区),革命烈火蔓延到方山一带。红军和地下工作者通过开展“打土豪、捉财政(筹军饷)”的群众运动,农民协会迅速恢复起来。挨户团队长廖鹏公然打出旗子,死心塌地要与共产党斗到底。张团长与来壁山的红军团长赵琪联络,决定除掉廖鹏。办法是:“借别人的手,取廖鹏的头。”

       那么,借谁的手呢?殷标素闻廖鹏与驻沙段的某团黄团长有过宿怨,为争一个女人,廖与黄差点拔刀走火,只因黄位高势力大,廖鹏无奈饮恨在心,并好几次到国民党县政府告黄私通红军的状。因此,双方结怨更深了。殷标把自己如何使用“离间计”除掉廖鹏的想法向红军赵团长汇报后,得到了他们的热烈支持。

       1930年3月,殷标等把他们“侦察”到的张飞舞带领一个连的红军,正在药姑山到云山一带活动的情况,向廖鹏报告后,廖如获至宝,以为升官发财的机会来到了。当晚,将此情况写成公文,连夜送到国民党县政府。县政府密令:廖鹏挨户团配合国民党驻沙段黄团长部前往围歼。次日,黄部倾巢出动,同时催促廖鹏部迅速驰援。偏不凑巧,当天廖部的人马全部食物中毒。黄团长带领部队到达事先指定的地点时,一个红军的影子也没见到,反击被红军兜屁股打得落花流水。新仇旧恨涌上心头,黄团长更加怀疑是廖鹏使了“调虎离山”计,但苦于无确凿证据。正当黄为吃了败仗而怒火中烧时,殷标求见。殷标密报:廖鹏正与红军头目张飞舞秘密接头。黄听到殷标的密报后,立即安排心腹监视查证。于是,一场狗咬狗的好戏上演了。

       四、谋 略

       一天,黄团长以朋友的身份邀请廖鹏前往沙段检阅部队,廖以为是黄宽宏大量,想与他和好,便欣然应允。只带了二个随从,廖鹏来到黄部,但没见到受检阅的部队。廖顿生疑云,刚要转身回行,几个大兵将他五花大绑,从他身上搜出一张纸,不容分说带进了团长室。黄面露杀机地说:“据密报,你暗通共党,勾结红军,杀我兄弟,捣我驻防,现将你缉捕押送县府。”廖鹏大呼冤枉。黄说:“罪证在此,这是从你身上搜出的红军团长给你的信,还有什么可说的,押走!”

       数月后,从长沙传来一个大快人心的消息,恶贯满盈的廖鹏被他顶礼膜拜的主子吹了脑壳。廖鹏到死都不会知道,食物中毒,贻误战机;内线掩护红军闯进廖鹏部,恫吓、收买侍卫将盖有红军大印的信装入其军衣口袋等计谋,全是殷标总导演的大手笔。

       廖鹏被除后,新任队长还没到任,殷标又暗中策应红军将挨户团一举围歼。残余势力通过教化后,被红军收编,开到江西反“围剿”去了。

       五、传 奇

       1930年底,殷标、廖哲、廖海云先后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殷标、廖哲被派到湘北独立团,分别任特务长和中队长。

       在湘北独立团任职期间,殷标率领红军游击队在打土豪、捉财政(筹军饷)、反“围剿”、发展党组织等艰难曲折的斗争中,立下汗马功劳,经受了严峻考验,博得党和人民的赞许。

       1934年5月,国民党对我革命根据地的“围剿”更加疯狂,地方武装严重削弱,红军力量损失惨重。为了保存革命实力,奉上级指示,殷标率领湘北独立团准备向江西方向转移。途中,不幸落入铲共义勇队魏桂村的魔掌。敌人使用各种酷刑,殷标毫不动摇。在临湘詹桥就义时,殷标昂首挺胸,大义凛然,表现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时年,殷标年仅30岁。

       后 记

       殷标烈士是我的二曾祖父(曾祖殷双成的弟弟),他的一生极其壮烈。在家乡,上了年岁的老人谈起他,表情是肃穆而崇敬的。据说,身材高大的他在打游击战时,能一手夹住受伤的战友,另一手持枪回击敌人并成功撤离。我曾试图从我的爷爷口中得到有关殷标曾祖的些许史料,但烈士杀身成仁之时,正值英年,当时我的祖父尚幼,不过二三岁光景,所以没有更多的口述史料,留下遗憾。

       据传,开国上将王震(1908年生,湖南浏阳人。1924年参加工作。1927年加入共青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粤汉铁路长岳段工会纠察队中队长,湘鄂赣边区赤卫队支队长兼政委,中国工农红军湘东独立一师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师政委兼第八军代政委,湘赣军区代司令员。参与领导湘赣革命根据地反“围剿”斗争,曾获三等红星奖章。后任第六军团政委,第二军团政委。参与开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1935年参加长征.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93年3月12日在广州逝世,终年85岁,逝世后捐献了眼角膜。同年4月5日骨灰撒放在新疆天山。同年10月15日塑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正式落成。 ) 曾转战湘北大云山,与红军宿敌国民党少将王剪波(时任国民政府临湘县县长)过招,殷标作为当地红军游击名将,一度策应过王震将军,并建立了战友之谊。建国后,王震曾委派有关部门联络经年未谋面的老战友殷标,可惜烈士已过世多年,与王将军的尘缘已了,令后人无限唏嘘。

       我的故乡,位于风景优美的巍巍大云山脚下,毗邻彭德怀元帅领导的“平江起义”所在地“将军县”平江区域。民国时期,我的曾祖殷双成因为叛逆的兄弟,曾被当局连坐数次拷打至遍体鳞伤。新中国成立多年后,一生坎坷的他也谢世了。有意思的是,他们兄弟俩性情迥异,殷标(殷应成)叛逆,疾恶如仇,用自己年轻的生命祭奠了革命事业,成了名扬青史的革命烈士;殷双成忠厚,任劳任怨,终其一生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家乡素有善名,乡间布满荆棘的羊肠小道,每每被视力严重不佳的他清理得寸草不留,以便于乡邻来往。逝世后,曾祖殷双成被后人祭奉为菩萨并塑像,佛名为“多米爹爹”,每逢乡俗节日或戏班搭台,他都要和包括观音在内的众多菩萨共享人间烟火和贡果。

       2010年初,中国楹联家协会李东雄、喻超俩先生主编《临湘楹联三百副》,向我约稿。先哲云:忘记历史就是背叛。我立马想到先祖殷标,拟成一联《纪念曾祖殷标》:

            倒蒋驱顽,名震湘赣;舍生取义,气壮山河。

       定稿于2011年岁初之湘北(作者殷谦QQ:370425143)

       参考资料:

       1、1981年临湘县民政局编撰:《湖南省临湘县革命烈士英名录》;

       2、《临湘英烈传》第一辑(中共临湘县党史办 临湘县民政局合编 1986年12月出版);

       3、《临湘对联三百幅》(诗联文化出版社  2010年5月第一版)



分享按钮>>十大元帅回归故里秘闻系列之五《陈毅忧心访故土》
>>钱氏历代进士名录(28)---钱公辅(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