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作斌代致河南省淇县朝歌古都研究学界的公开信

    中华殷氏网 2017年2月24日 殷作斌


殷作斌代表殷、宋、孔、汤、林等姓氏末代殷商直传后裔就目前殷都朝歌问题研究形势致河南省淇县朝歌古都研究学界的公开信

    

河南省淇县朝歌古都研究学界的各位同仁:

   各位同仁,鸡年吉祥!鉴于目前殷都朝歌问题研究形势的复杂化,我作为殷、宋、孔、汤、林等末代殷商直传后裔的代表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话。研究淇县朝歌是否是殷商末代都城本是一个学术问题,但现在随着河南省鹤壁市鲜有殷商文化色彩的鹤壁新区系列殷商文化遗址建设项目的上马和建成,赋有浓厚殷商古都气息的淇县朝歌反而受到冷落,为泄胸中不平,一些淇县朝歌古都文化研究学者在网上炒作的不当言论,使得这个学术问题越来越复杂化。“文化强盗”、“还我朝歌”、《纵论朝歌》的首篇语音讲座《已定论的古都安阳是学术被叛的伪命题》等不利于学术研究和安阳、朝歌殷都地区安定团结的负面言论相继出台。这种情况虽然可以理解,但却不应任其继续发展下去。因为,这不仅不利于朝歌是否末代殷都问题的研究,而且十分不利于安阳殷都、鹤壁新区和朝歌民众的团结。为此本人受殷商后裔各姓氏代表的委托,跟祖根地各位同仁讲一讲关于研究朝歌是否殷商末代都城的心里话,望大家能心平气和地接受:

  (一)河南省淇县朝歌古都学会自成立以来,在燕昭安等同志带领下,一步一个脚印地踏实工作,取得了诸多研究成果。对此,我们数以千万计的各姓氏殷商后裔予以高度评价并全力支持。根据安阳卜辞王世断代研究的最新成果和帝辛时期卜辞数量相对较少这两点可以推断,众多传世文献记载的古朝歌是末代殷都一定不是空穴来风。我们相信尚埋在地下的古朝歌遗址面纱一旦被揭开,古朝歌遗址一定会和安阳殷都一样受到世人瞩目。到那时国务院将会采纳我们殷商后裔的建议,撤县设市,正式设置朝歌市。然而,这取决于考古发现。但考古发现可遇而不可求,目前我们要少安毋躁,不可操之过急。需知,关于历史文化的事,有时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成功的。。

(二)安阳小屯和洹北商城是甲骨文认定的殷商从盘庚以来至少十代商王的殷代故都的历史结论不可动摇,任何诋毁安阳,妄图以朝歌代替安阳的企图,我们数以千万计的各姓氏殷商后裔绝对不会答应。安阳也好,朝歌也好,都是我们殷商后裔各姓氏同胞在三千年前的祖根地。我们希望祖根地人民在党和政府领导下,团结一致,和谐相处,搞好地区建设,不要在网上打口水战。鹤壁新区搞系列殷商文化遗址建设项目是好事不是坏事。真金不怕火炼,鹤壁新区系列殷商文化遗址建设项目再多,也取代不了古朝歌的末代殷商故都定位。

(三)根据文献记载的古朝歌“居河、淇间”推断,埋在地下的古朝歌与今朝歌在地理位置上不一定吻合。对此,今朝歌地区的研究人员要有心理准备。

(四)安阳殷都鲜见于史书记载的原因,是周人毁了我殷商先祖典册,没有传承下来的缘故。现有甲骨文证明比传世文献更有价值。依此实例可见:确定古代一地的历史定位,注重文献研究虽然很有必要,但最终要以过硬的考古发现为铁证。目前古朝歌是末代殷都虽然有多种文献佐证,但过硬的地下材料支持还有待于推动政府重视,搞地下挖掘,奉劝各位勿急。

(五)目前鹤壁一些人和淇县移住鹤壁新区的一些人对古朝歌研究不感只趣,甚至存有私心,安阳也有一些人怕研究朝歌会动摇安阳殷都地位,这些虽可能是事实,但也不值得大惊小怪。我们坚信,随着埋在地下古朝歌大量文物的发现,国务院将来一定会让朝歌独立设市,通过我们的努力,朝歌一定会再现昔日的辉煌。

              此致

敬礼

                      江苏淮安殷商文化研究学者   殷作斌

                              公元2017年2月24日

    

 

 



分享按钮>>【杨氏家谱源流】甘肃武威杨氏
>>贵州都匀市河阳荣堡村何氏宗祠重修奠基仪式昨顺利成功举行